打开主菜单

英语有个习惯与中文大不相同,那便是广泛使用长句,而中文则以短句居多,为使读者不觉突兀,译者常需面对“拆分”的难题。下面就来说说,如何将长句拆分为短句。

提取本意,自由重组编辑

提取句子的本质是断句的关键,因为只要掌握本质,你便可以在保证准确的前提下自由重组,如下一句:

The second side of Trans-Europe Express(专辑名) is a suite(组曲) with "Trans-Europe Express" continuing through to "Metal on Metal" and "Franz Schubert" before closing with a brief reiteration of the main theme from "Europe Endless".

这句话虽然用了“continuing through to”、“before closing with a brief reiteration of the main theme from”等一系列词组连接,看起来眼花缭乱,但这些都是虚的;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这套组曲的顺序(Trans-Europe Express -> Metal on Metal -> Franz Schubert -> Europe Endless)。了解其本质后,拆分起来就简单了,只要准确表达顺序,剩下的就大可自由发挥:

《Trans-Europe Express》的第二面是一套组曲,以《Trans-Europe Express》起始,并续以《Metal on Metal》与《Franz Schubert》,而后以《Europe Endless》(再次简要地表现主题,由此)作结。

注:括号内内容可消去。

提取词素,抽离成分编辑

抽离成分的关键在于提取句子的“词素”,然后将可以抽离的内容剥离(一般只留下最重要的主、谓、宾,甚至主、谓、宾也可以用代换的方式抽离),并以之自成短句。且举一例:

The Berkeley team had been worried that another group might discover lighter isotopes of element 100 through ion bombardment techniques before they could publish their classified research.

如果直译过来,就是:

伯克利(大学)团队一度担心其他团队会在他们发布其保密研究结果前利用离子轰击法找到第100号元素的较轻同位素。

意思上没有错,但是,却显得太长了一些。那么就让我们来提取词素,首先按主谓宾式,可以拆分成:

伯克利(大学)团队(主)
一度担心(谓)
其他团队会在他们发布其保密研究结果前利用离子轰击法找到第100号元素的较轻同位素(宾)

宾语明显是句子,那么继续拆分:

其他团队(主)
会找到(谓)
第100号元素的较轻同位素(宾)
在他们发布其保密研究结果前(修饰语)
利用离子轰击法(修饰语)

后两个修饰语便可直接抽离。那么,整句就可以这样写了:

伯克利(大学)团队曾一度担心,在他们发布其保密研究结果前,借助离子轰击法,其他团队会找到第100号元素的较轻同位素。

当然,只抽离一个也可以,句子足够易读即可。

定语后置编辑

定语后置也是一种较好的断句方法,可参见余光中撰文。确切来说,定语后置是“抽离成分”的变体。下面容我简作介绍:

在英语中,我们常可见到定语从句,以及并列的多个形容词。对于定语从句,一般的解决方法是,翻译后插入其所修饰的名词之前;对于并列形容词,则直接翻译,并置于原处,但这些方法都常会造出拗口的长句。

其实定语从句并非英语专利,中文也有如此用法。如余光中引司马迁文:

籍长八尺余,力能扛鼎,才气过人。

就是典型的例子。